中国原创歌词网基地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26|回复: 0

[新人报道] 年度热歌全是短视频歌曲 华语乐坛真的要完蛋了吗?

[复制链接]

7

帖子

1

听众

1187

积分

中国原创歌词基地初级

Rank: 2

积分
1187
85283570 发表于 2021-12-17 07:45:22

年度热歌全是短视频歌曲 华语乐坛真的要完蛋了吗?

12月11日晚,号称“华语乐坛国民级音乐娱乐盛事”的第三届TMEA腾讯音乐娱乐盛典在澳门威尼斯人金光综艺馆闭幕。典礼中揭晓了“年度十大热歌”,《云与海》《踏山河》《白月光与朱砂痣》《浪子闲话》《可可托海的牧羊人》等短视频歌曲包揽了全部席位。一石激起千层浪,“年度十大热歌”迅速成为全网热议焦点,相关话题#华语乐坛#在新浪微博的阅读量已高达近2亿。

音乐爱好者、音乐从业者再或是吃瓜群众,纷纷参与到讨论中,有人痛心疾首华语乐坛要完蛋了,也有人宣称不要厚古薄今,要实事求是评估当下音乐产业发展。大凡网络争论,到最后多是各有各的道理,又各不接受对方的道理。在这种情况下,不妨搁置争议,以短视频歌曲垄断年度热歌榜这一现象为契机来谈论下华语流行音乐的产业规则和受众人群随时间的更新迭代,或是更有益的。

热歌能否代表华语乐坛?

理清何谓热歌以及热歌是怎么来的,才能知道热歌到底能不能代表华语乐坛。首先,根据百科显示,腾讯音乐娱乐盛典,是由包括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全民K歌在内的音乐平台联合打造的年度音乐盛会。主办方介绍,腾讯音乐娱乐盛典年度奖项“让更丰富多样化的数据和粉丝对话,在依托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海量用户及庞大数据基础之上,综合考量时间维度、榜单成绩、市场价值等多方面因素,评选出的各类奖项。”因此,可以粗略地说,“年度十大热歌”是主办方依照旗下流媒体平台播放数据得出的一个名单。此外,版权不在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作品也没法参与评选。所以,它自然不能代表华语乐坛。

不无讽刺的是,很多权威类奖项的评选很受评委人为因素的影响,但“年度十大热歌”可能是最公平的一个奖项,因为它几乎只看数据。看似不可思议,其实也在情理之中,它说明了一个一直存在却被忽视的现象:“沉默的大多数”已经被看到——他们被大数据抓住,他们开始发声。

谁在“生产”爆款?

虽然沉默并不等于不存在,但在传统传播效果中,有时候沉默确实等于不存在。用“沉默的大多数”来形容华语流行音乐的听众是很合适的,与主动去选择歌曲聆听相比,这类人群更习惯被喂食。在互联网时代之前,几乎市场上推什么歌曲,他们就去听什么歌曲。相比之下,一些乐迷或音乐从业者选择歌曲是另一种方式,他们既有主动搜寻符合自己品位歌曲的能力,也能对歌曲的创作或是制作多少有点了解。

在过往的年代,甚至是早期的互联网时代,前者即“沉默的大多数”不掌握音乐相关的舆论走向,舆论由媒体、乐评人和唱片公司组成共同体,外加诸如金曲奖等音乐类奖项来主导。从数字音乐即mp3等格式兴起,传统唱片业受到冲击并开始产业转型,规则发生了改变:曾经由少数人把控的音乐市场和舆论,被更多新进入的后来者瓜分。

这期间,最具代表性的现象有2000年开始的“手机彩铃”、2014年前后的“流量明星”,再到如今的短视频爆款,其背后本质都是新技术的发展让更多受众以更便捷的途径接触到音乐。智能手机的普及,使流行歌曲的受众不再仅限于追求潮流的年轻人,更多的中老年人加入到欣赏流行音乐大军中,甚至更有后来居上的趋势,这其中广场舞的BGM(背景音乐)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微博等平台的兴起让流量明星有了生存的土壤,而之后抖音等短视频软件的火爆,其精确的算法配合市场下沉,让爆款热歌可以“病毒式”在人群中传播。有需求就有产品,以此为循环,相关音乐从业者在盈利为主导的前提下,将音乐行业以“短平快”姿态与市场和大众对接。

堪称爆款制造机的海葵音乐就是最典型的例子,本次年度热歌的得奖者,如唱《白月光与朱砂痣》的大籽,唱《沦陷》的王靖雯都是来自这家公司。通过对市场的调研和大数据的分析,在此基础上,海葵公司做成了完整的爆款歌曲生产的流水线。资料显示,他们拥有超56万首海量的音乐曲库,未发行Demo近万首。公司产出的热歌市场占比达15%,累计播放量超百亿次。这种数量级是传统唱片公司很难在短时间内做到的。

规则在改变,在短视频火爆和资本的合围下,华语流行乐坛越来越走向内容为主的产业化道路。内容方和平台瓜分了大部分的盈利,传统唱片公司在面临越来越严峻的挑战,与其愤愤不平地说它完蛋了,不如说是面临着又一次新的剧变。

音乐的世界异常丰富多元

“世界很大,我想去看看。”歌曲的世界也是如此。得益于信息时代的便捷,越来越多的歌曲可以通过流媒体在线聆听。对于音乐听众,如今只要你愿意,其实可以发现更多满足自己口味的音乐,哪怕是非常冷门的歌曲,虽然没有在线聆听的途径,多半也可以借助网络来获得。

对于音乐的创作者,在热歌之外,同样有更多的创作方向。比如经由“乐队的夏天”再度引爆的乐队文化,可以在当下感受到上世纪六十年代兴起于欧美的乐队文化如何在中国扎根生长,这些乐队和音乐人是如何从流行乐到摇滚、民谣、爵士、电子乐等风格来创作,进而扩充了华语音乐的风格;再比如兴起于日本昭和时代的“City Pop”以其舒缓放松的慵懒都市风情受到当今亚文化爱好者的追捧,并掀起一番“蒸汽波”复古风格歌曲的创作热潮;再比如今年,无论是崔健、窦唯、谢天笑这些乐坛老将,还是如“海龟先生”“脏手指”等后起之秀,都还在发行着水准很高的新专辑;越来越多的创作者,无论是音乐学院的毕业生还是有音乐爱好的斜杠青年们,借助直播和线下演出的方式在直接与观众互动……这些都是我们在争论华语乐坛是否完蛋的当下,正在发生的事情。

了解音乐产业的现状,搁置争议,你会发现一个事实:越来越多的人在听音乐,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音乐。只要打开一个音乐类APP,或者走进一家Livehosue,你就可以发现新的音乐和新的音乐人,音乐的参与者与受众规模都是前所未有地在增大。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华语音乐的未来像迷雾中航行的船。是产业泡沫还是新格局的诞生,尚要等待市场和时间的检验。但对音乐创作者和歌迷而言,走出自我的信息茧房去拥抱更大的音乐世界,或许是当下最好的行动。
音频应用店铺 音乐发布 中国原创歌词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音频应用|歌词网|投稿|中国原创歌词基地 (鄂ICP备13005321号-1)

Powered by Audio ap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