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原创歌词网基地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68|回复: 0

[词作者] 从流行歌词谈到诗词歌赋

[复制链接]

27

帖子

0

听众

2230

积分

中国原创歌词基地初级

Rank: 2

积分
2230
21840967 发表于 2021-6-23 20:47:30

从流行歌词谈到诗词歌赋






一、由语文到流行歌词

我们对世界的理解很大程度上是从语言描绘开始。

小时候通过直接的观察,我们说月亮有阴晴圆缺,星星会闪闪发光,大海会潮起潮落;

再长大一点,有些我们看不到的东西,可以从间接的语言描述里面去认知:地球是个椭圆,太阳距离我们比美国还远,光的速度比任何一只兔子都快;

长大后,关于事物内在联系的一些解释,我们陆续从文字表达公式里面去获得,通过化学反应方程式我们知道铁为什么生锈,通过万有引力定律我们知道为什么苹果往下掉,通过孟德尔遗传定律我们知道为什么妈妈是女性却可以生下男性的宝宝。

语文(语言和文字)就是我们理解这个世界最直接的工具,一个人的语文水平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这个人的认知,甚至说代表了这个人的审美。

吴冠中说:“今天中国的文盲不多了,但美盲很多。”这句话未必全对,现阶段文盲的上限已经拔高,识字的文盲并不在少数,美盲跟文盲的群体很大程度上是重合的。

受限于不同的语文水平,我们对美的感知未必一样。


▲杨柏欣《赤壁怀古》

面对祖国的大好河山,最近网络上流行着一首打油诗:

看这江山美如画,

本想吟诗赠天下。

奈何自己没文化,

一句卧槽浪好大。

对于如画江山,上述打油诗的一句卧槽浪好大,放到苏轼的认知里,则是“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语言文字的魅力贯穿着我们的世界观甚至人生观。

而关于语言文字,流行歌词的内容配合上抓耳的旋律,传唱广,传播效率高,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可以迅速渗透,以至于男女老少都受到不同程度影响。

上海音乐学院教授陶辛说:“流行音乐可以折射出一个时代的文化光辉和社会变革的剪影。”一方面,他认为流行音乐因为具有商品属性,固然需要通俗易懂,甚至可以为了追求吸引眼球而刻意求新求变。

另一方面,他也认为流行音乐作为一种“非体制表达”的艺术形式,其歌词的文化内涵与价值引领同样不容忽视。

二、不忍直视

近来流行乐古风盛行,作品稂莠不齐,部分甚至惨不忍睹。

《盗将行》最火的时候,街头巷尾,几乎人人都会哼上那么一两句。

必须承认,这首歌词已经具备了古风的众多元素,而且其中也有不乏豪情的词句,如“踏遍三江六岸,借刀光做船帆。”听罢一股肃杀的气息扑面而来。

但是这并不能掩盖它那些逻辑不通的词句以及胡乱套用的意象。

“蜀中大雨连绵,关外横尸遍野,你的笑像一条恶犬, 撞乱了我心弦”—《盗将行》。

歌词中恶犬的意象跟撞乱心弦这样美好的情感实在格格不入,另外既为恶犬,又如何会做出小鹿乱撞的行为?撕咬才是恶犬的应该做的啊。也正因此,某大学教授在微博上直接吐槽其“狗屁不通”。



“春去白了华发落寞了思量,剪下一缕愁丝遮目让人盲”—《离人愁》

“今夜太漫长,今两股痒痒,今人比枯叶瘦花黄”—《离人愁》

《离人愁》之所以流行,除了旋律外,歌词也有其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如“我应在江湖悠悠,饮一壶浊酒,醉里看百花深处愁”这句,直戳我们对江湖的向往心理。

但是毫不客气地说,这首词的第一句就可以把人雷得里焦外嫩。

不难看出,作者是花过一番心思的,第一句的白了华发,落寞了思量,形容词做动词,表现手法相当丰富。但是华发已是白发,焉能再白?到了化用李清照“人比黄花瘦”这句时,为了押韵,顺序一改简直文白不通,不知所云。

下为公我为母,山河洞房天星烛”—《风花雪月》。

如果说上面那些操作还只是让人目瞪口呆,那么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这句“天下为公我为母”,听罢只能说作者的脑回路果然异于常人。

“不是英雄,不读三国,若是英雄怎么能不懂寂寞。”—《曹操》。

再说回林俊杰早年的《曹操》,虽然林俊杰好歌不少,但是这首的开头为了押韵的确过于草率,不是英雄不读三国?是英雄要懂寂寞?这对英雄的看法未免过于武断。

古风的兴起固然可喜,对于作词人而言,没有一定的文化功底和积淀,一味地生搬硬套,堆砌辞藻,为了押韵无所不用其极,甚至连内在逻辑和文化常识也丢到一边,只会沦为一时笑谈。

三、难以容忍

如果说上述的问题还只是停留在技巧层面,那么接下来的就是意识层面的问题了。

近年来,网络小说等快餐文学同样盛行,各种五花八门的爽文在网络上风靡。营造了一个欣欣向荣的网络文学圈。

无意于褒贬其文学价值的高低,因为无论是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都有其存在的意义。我们所诟病的,不是通俗文学的流行,而是低俗文学对社会或者说对年轻人的负面影响。

在流行歌曲里面同样如此。

我们可以接受《学猫叫》的浅显可爱,却不能容忍《法海你不懂爱》的篡改经典;

我们可以接受《卡路里》的直白通俗,却不能容忍《那一夜》的粗俗不堪;

我们可以接受《带你去旅行》的错乱表述,却不能容忍《小三泪》的扭曲三观。

歌手杨坤在北京面对媒体时,称网络歌手是"牛鬼蛇神",网络歌曲让内地的音乐倒退了十五年,残害了下一代。

华纳唱片中国区前总经理黄小茂说:“网络开发了人性中较为低级的一面。对歌词创作者来说,现在注重的是引人关注。”

或许杨坤的说法过于激进,但是对于网络歌曲或者说流行歌曲而言,只有标新立异而无内涵价值只能成为一种终将会被淘汰的文化垃圾。

四、风格迥异的大家

同样是歌词的创作者,一方面存在着低水平写手,另外一方面也同样有着优秀的词坛大家。

在华语乐坛流行乐盛行的短短几十年,词人多如牛毛,能称得上大家的却寥寥无几。

在歌词创作大家的笔下,其承载的内容千变万化,于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之间转换自如。

从中,你既可以感受到端庄高雅,也可以感受到通俗平常,既可以体会到宇宙洪荒的浩渺,同样也可以体会到小情小爱的温馨。

他们让我们知道,通俗不等于低俗,贴近生活接地气不等于下流无尺度。


▲《独孤求败》

在金庸先生的小说《神雕侠侣》里,对于独孤求败境界的描写大致可分为三层:青年时一把利剑凌厉刚猛,无坚不摧;中年时一把玄铁重剑,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到了四十岁后,一把木剑不滞于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在作词的风格中,我觉得同样可以如此划分,只是没了境界的高低之分,只有类型倾向之别。

类型一:凌厉刚猛,无坚不催

方文山,周杰伦的御用词人,中国风的集大成者,本身文化积累极其深厚,对于古典文化的运用随心所欲,几乎无坚不摧,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不可不止。代表作有《青花瓷》、《兰亭序》、《烟花易冷》等。

黄霑,被誉为当时候香港四大才子之一。他才思敏捷,把自己的快意恩仇,豪情万丈融入到歌词里面,犹如一把利剑在当时候词坛里划出属于自己的时代。林夕对其评价为:以文言笔法写词有如行钢线,一不小心便会一面倒,只有学贯五经才能欣赏。代表作有《沧海一声笑》、《上海滩》、《男儿当自强》等。



类型二: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李宗盛,用直白质朴的语言把自己人生的智慧浓缩到每一句歌词里面,细品下来,歌词厚重无比,拥有着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他说:“我写歌,在没给任何人听之前,吉他听过。它知道我刚写的时候有多糟,它知道我要怎样一遍一遍地改,它知道我内心所有的不安和沮丧。”

代表作有《给自己的歌》、《凡人歌》、《山丘》等。

罗大佑,被誉为台湾音乐教父,以思辨哲理的歌词影响了无数音乐人。高晓松说罗大佑开创了“言之有物”的风潮。周杰伦更是说,我的目标就是像罗大佑一样成为一个时代的“音乐教父”。代表作有《光阴的故事》、《恋曲1990》、《童年》等。

类型三:不滞于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

林夕,香港歌坛词圣,文字灵动飘逸,笔触细腻,善于用各种意象隐喻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营造意境的能力当今词坛无人能出其右。在他的很多作品里面,你甚至能直观感受到类似于苏轼的旷达和李商隐的晦涩。代表作有《约定》、《我》、《富士山下》等

黄伟文,和林夕一起被称为香港词坛的两个伟文(林夕原名梁伟文),为人张扬鬼马,词作往往天马行空,时而深情款款,时而怪诞疯狂,喜欢用最直接的语言去刻画深刻的情感,若你喜欢怪人,其实他很美。代表作有《浮夸》、《喜帖街》、《少年的祈祷》等。


▲《黄伟文》

知名文艺评论家解玺璋说:“唱歌是抒发感情,好的歌曲让人感动,好的歌词让人回味无穷,带给人们的是感情上的审美享受。”

以上华语乐坛的词作大家,让我们充分领略到了流行乐歌词的大家风范,同时也感受到了歌词带给我们无与伦比的美感。

五、如何成就经典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不同于前面提到的古风歌词,弘一法师李叔同的这首《送别》被传唱百年而经久不衰。

民国初年,李叔同日本留学归来,在西湖畔用五年时光参悟个人与国家的命运。

五年后,李叔同用一首《送别》,送别了友人,同时也送别了自己前半段的人生,从此世上多了一个弘一法师。而我们也用这首歌,送别了一个世纪的悲欢离合。

《送别》的歌词没有堆砌华丽的辞藻,语言平白易懂,自然贴切,不矫揉造作也不附庸风雅。如果你了解王维的《渭城曲》,你甚至可以体会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般不着痕迹却又深沉无比的韵味。

同样有韵味的还有木心的《从前慢》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慢》

木心出生于浙江的一个书香门第,成年后遇上政治动荡,断过手指,进过监狱,半生颠沛流离,但是他写下来的词句居然如此云淡风轻,把自己对人生的态度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他的词句里,岁月仿佛不曾对他有过侵蚀。

当然,好的词作也并非一定要渗进曲折的人生感悟。如果你足够坚持学习积累,也未尝不可大放异彩。

方文山出生于一个普通家庭,自小勤工俭学,考大学失败后就开始出社会工作,当过物流员、送货司机、纺织厂机械维修工、安装防盗系统的工人等。

按照我们的理解,方文山很可能就这样平平淡淡过完他的一生。但是岁月不负有心人,在工作之余始终饱读经典笔耕不辍的他在2003年凭借一首《东风破》引领了现代中国风的热潮。我觉得他的《兰亭序》是现代古风歌词里面的巅峰。一句“月下门推 心细如你脚步碎”,让我仿佛穿越时空,看到千年前贾岛对于“推”和“敲”二字的反复斟酌和难以取舍。

有了这种“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的执着,好词何愁没有。


▲《兰亭序》节选

一首好词的创作,不是简单地堆砌辞藻,不是一味地无病呻吟,更不是无脑地生搬硬套;一首好词,是李宗盛历尽挫折的人生,是方文山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是黄霑厚积薄发的学识,是黄伟文天马行空的想象,也是林夕妙笔生花的才情。

六、受众决定高度

前一段时间,电视剧《知否知否》大热,伴随着电视剧的火热,李清照的《如梦令》也被人们熟知。有网友评论说,其歌词堆砌严重,不知所云。



然后又有网友发现曹雪芹的《飞鸟各投林》被批评不够古风,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水平一般,不押韵。





先人们若泉下有知,棺材板估计早已压不住。

流行歌词创作出来主要面对的当然是广大群众,群众基础是流行的风向标。

一方面,我们有着一群优秀的群众,所以也就鞭笞着作词人交出更优秀的作品。群众的水平越高,词坛精品也就越多。

另一方面,我们还存在着一群欣赏水平相对低下的群众,所以网络上也充斥着各种又烂俗又低劣的作品。这些群众对优秀的作品视而不见,甚至胡乱评头品足。

流行歌词环境的改善,是一个群体共同努力的漫长过程,长路漫漫,其修远兮。

七、由流行歌词到诗词歌赋

年月流逝,时间侵蚀着一切,唯有那一个个烙上时代特征的流行文化体裁,在历史的风沙下历久弥新。

先秦时期,诗歌总集《诗经》对美好感情记载:“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汉末建安中,乐府诗《孔雀东南飞》提出了人性的思考:“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纫如丝,磐石无转移。”魏晋南北朝,曹操在《短歌行》中发出求贤若渴的低吟:“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隋唐盛世,张若虚在《春江花月夜》中面对浩瀚时光感慨:“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大宋年间,柳永在《雨霖铃》里面对别离悲伤不已:“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元明两朝,马致远借《天净沙·秋思》感怀际遇:“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满清一代,纳兰容若借《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对人心易变道出:“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虽说流行歌词文化和汉赋唐诗宋词元曲等还远远不能相提并论,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些终将会成为我们文化史中不可或缺的一员。

以前人们凭着流行文化推行教化,谋取功名,换取金钱。

如今人们凭着流行文化愉悦大众,抒发情感,谋取利益。

对于流行歌词,我们在诟病的同时或许也需要多些耐心和包容。

华语乐坛跟别国最大的差异就是词。

相比于西方英文,汉字的博大精深更具内涵和创造力。这是华语乐坛最具想象力同时也是最具局限性的地方,一旦因为其难度的局限性弃歌词,也就相当于放弃了中华文明最具魅力的土壤。

我坚信,不断从传统文化的土壤里面汲取养分,这片土壤会盛开出最美丽的花朵。



以上为正文全部内容,以下为自己为自己代言。

本人不二很二,个人创办公号:余下

初衷是为了让传统文明之美流行起来,希望可以用文学结合当下流行及历史文明原创些文章和大家一起探讨交流,结交志同道合的朋友同时可以为文化的传播尽点绵薄之力。

音频应用店铺 音乐发布 中国原创歌词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音频应用|歌词网|投稿|中国原创歌词网 (鄂ICP备13005321号)

Powered by Audio ap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