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原创歌词网基地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29|回复: 0

[短篇小说] 连载(10-12)青岛矶钓

[复制链接]

70

帖子

6

听众

594

积分

中国原创歌词基地新手

积分
594
足球儿歌 发表于 2022-9-16 10:42:03
(第十回)潜伏沙地肉细美  咬钩凶狠不松嘴
底层属性卧底科,那表皮是参照着细沙制造,深浅黄褐色还散落着白色颗粒,咱叫沙板因为表皮像沙,体形像板是以形体定名,威海叫“沙里趴”是依其动态所称。
爱钓这货理由有仨,一是垂钓舒坦,大鞭一甩坐等愿者上钩,二是不用打窝,三是这货一年四季都有满足钓瘾。其次受用的那就是好吃,细皮嫩肉汤汁凝如白乳,遇到美食客将其晒干烤之,佐料涂之,那艮悠,那嚼头,那细细的鲜美令人赞不绝口,即兴吟出句“天上的龙肉海里的沙板”也在情理中。
早前放小船钓那是一串串提留,现在鱼少了三五个的不值当小船那么麻烦,大鞭钓省事简单,近前有的矶钓也好使,鱼获呢低调点,用涛哥的话“够盘就行”还是常事,地段合适的话,想当空军都难。钓沙板技术含量不大,但恰到好处的精准投点,也需要技术加经验。
钓沙板也有疯狂的时候,因为天天都能钓到,结果呢连续干了一个多月,那时候我竟然冒出了奇怪的结论,啥潮汛啥跌涨啥风向啥水清水 浑,这些竟然都不重要,都能卡卡拿鱼。
当然了这个卡卡拿鱼没说啥数量,按我的逻辑够个盘就行,反正就是钓着玩的景,五六条就合要求。
连干的那一个多月除了沙板收获颇丰,额外还有赏赐,那就是手脸脖子都上色堪比非洲黑。
                              

(第十一回)河口原本鱼之道  淡水咸水任逍遥
近海的河道是垂钓者理想选项,要说数量多那就数光鱼,其次呢就是鲅翅了,有说鲅翅就是鲐鲅,可我觉得不像,感觉鲅翅就是小鲅鱼和鲐鲅不一样。这些鱼喜欢淡咸水掺和,随着潮水就能窜进河床。
晚上钓河床目标鱼是鲈鱼,随着气温下降鲈鱼的咬口也有变化,从凶猛的直接拉,到磨磨唧唧的试探,尤其是不爱抢食时,看个漂还挺费劲,遇到一二斤的那拉力也让人挺亢奋,前段时间气温还没到零下时,跟下玄月和群里的多位干过好几次,鱼情好的时候下去就咬,黑漂、刹钩、噔噔噔的拽线震颤,直达记忆深层。
夜钓自有夜钓的魅力,城市里的喧嚣消散,车马人流稀疏,到了夜半沉睡的当儿,那漂动的夜光漂在微波中闪闪烁烁,更是别具情趣:
繁星伴弯月,微浪细语轻。
墨水红荧闪,扬竿提鱼中。
夜钓的鱼品是随着季节不断地变换的,但不是说春夏秋冬就是随着节气每季节必须更新,仅是季节不同主流鱼也会不同。
冬季鲈鱼基本就没了,但此时的黑头黄鱼那是膘肥体壮,近些年看到钓的品种发生了变化,那就是多了些黑头的弟兄,号称“石九公”。啥子石九公,俺那时就没听到过这称呼,我感觉就是“火气溜”,要说不同那就是这货身上的黄点挺多,“火气溜”没黄点浑身通红挺好看,至于是不是南方品种跑到北方了,这就不知道了。
“火气溜”比黑头好吃许多,这是吃货们的结论,不过呢现在的“火气溜”比先前少了许多,取而代之就是“石九公”很普遍了。
现在的夜钓比先前劳累是轻松了许多,原先的都是一干一整晚,也并非仅是因为鱼多,是夜间没有公交走不了,当然了有车的除外,只不过那时有私家车的凤毛麟角,就是有个摩托也是很少数。
  
(第十二回)船钓岸矶俩高手  比试钓鱼有看头
孙哥的家把什是一色的“德国大镜面”
说书的有段县官断案,“有理三扁担,无理扁担三”,啥意思呢,是不是暗示有理无理一个样,必须是平局才公平。咱不讨论县官此招依据在哪,先借来在咱钓鱼上一用,要是船钓高手遇到岸钓高手那会咋样?那县官理论是否能用上,先看看景:
下玄月领着孙哥崂山矶钓,下玄月自然是信心满满,他了解孙哥,鱼历虽资深,那是指其船上功,将其拉上岸,嘿嘿,没恭维不说还必须刺挠,所以岸矶呢就少不了激将孙哥。
孙哥实在人,有话就说的那种,即便闻言刺耳那也看做“忠言逆耳利于行”所他不但忽略下玄月的激将,回怼起来也毫不损色。
不服就干,开钓。孙哥的家把什是一色的“德国大镜面”怎么出来张作霖的行头了,呀,说错了,串词了。是清一色的进口货,装备没毛病。下玄月的装备也针锋相对。武器相仿,年龄相仿,钓鱼的资历也差不多,按运动项目划分,这属同级别一个组,合规则。
比赛开始不一会,画面出现,一个连续卡卡卡的连杆,一个零星的提溜,几个回合下来,孙哥挂出“免战牌”。
下玄月问“服不服”。
孙哥说“不服”。
下玄月继续道“那好办,再战”
于是上演了不服再战,再战不服,白天不行再换晚上战,结果呢,不用想了,是孙哥提出上船接着干。
船钓,孙哥像裁判似的公允,准备了统一竿、统一坠、统一饵,比赛刚开始,“咔”一声孙哥上了一尾尺余长的光鱼,“咔”又一条老光,下玄月开涮“也就会钓光鱼”。
孙哥回怼“你的呢,是不是连光鱼都不会钓?”。
“咔”,孙哥说“来鲈鱼了”,果然斤半的鲈鱼出水,这条还在摘钩突然扔下不管了,迅疾刹了一下另支竿,嗬,又是一尾斤鲈。啥情况,人家孙哥上了四条,俺俩的竟然一口没有,“你的竿咬钩了”孙哥提示,我说“没有呀,我一直盯着”,我提竿一看饵没了,下玄月也提竿,饵早让鱼吃了。
孙哥继续咔,一边摘鱼一边对我说快提,果然一尾斤鲈出水,我靠,这么大的鱼这么轻的口,下玄月说了句“和岸钓完全不是一回事”。
孙哥没问服不服,是下玄月对我说,孙哥的船钓比不了,认怂。
连干两天。每天俺俩的钓货也没干过孙哥,我的总结是,鱼是有,但不会看,不会拿。
看来下玄月和孙哥的大比武,得采用那位县官“都是平局”的评判了,如此推论,船钓岸矶同为钓鱼,但技巧不一如同隔山。


initpintu_副本.jpg
音频应用店铺 音乐发布 中国原创歌词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音频应用|歌词网|投稿|中国原创歌词基地 (鄂ICP备13005321号-1)

Powered by Audio ap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