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原创原创网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教程] 程璧:美更多地体现在留白上,音乐也是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15-9-24 21:14: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快速注册

x
  近两个月的时间,旅日音乐人程璧以“我想和你虚度时光”为主题,在广州、成都、长沙、上海等城市举办演唱会。而北京作为此轮的最后一站,日前在中山音乐堂落下帷幕。演出当晚,程璧不仅弹着吉他、轻吟浅唱,在介绍到《诗遇上歌》这张专辑时,还邀请观众先在台下朗诵诗歌,而后再由她唱出来,并分享自己对每一首创作的想法。这样特别的音乐会形式,可谓独具匠心。本报记者也在演出前对程璧进行了专访,请她分享自己旅居日本的几年间,从设计师到音乐人的有趣经历,以及自己与不同国家音乐人合作时的点滴感受。
  记者:您曾经在创作手记中谈到,有不少作品的灵感都来自求学,以及之后在日本工作、生活时的经历,这些经历对您的创作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程璧:初到东京时,我在一家证券公司工作,后来进入设计师原研哉的事务所。从助理开始做起,后来担任设计师和经理人。大学的时候,我曾经做过网站的美工,对一些设计软件比较熟悉,算有一些操作的基础。而我想学习更多的,是原研哉关于设计的理念,像他担纲艺术总监的“无印良品”,不奢华、不繁复,也不是一个被金钱堆砌的品牌,只是简单、便利,但同时又包含着一种很国际化的设计语言。
  在北京大学读研究生的时候,我研究的方向是日本文化中的传统美学。传统美学的核心在我看来,是克制和隐忍,美更多地体现在一种留白上,这对我的影响很大。从创作音乐之初,我用一把尤克里里作曲,写简单的旋律,之后也不会加更多的配器。有的时候,一段笛声就可以传达很多东西,不要用音乐把耳朵填满,而是让听的人有自己想象的空间。这个感觉很像是我国传统的绘画,一枝枯木、一只乌鸦,观者便能从中悟到很多;再比如日本茶道大师千利休,他会在茶室里只放一枝山茶花,而他希望的是,茶友们能够从这一枝花里看到整个春天。我一直想做的,就是用现代音乐的形式将这种美学精神表现出来。
  记者:与日本音乐人的接触、合作中,他们对待音乐、生活的态度,有哪些给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程璧:在东京的时候,我拿着自己的专辑《晴日共剪窗》放给Live House和音乐咖啡馆的老板听,谁听完觉得有意思就叫我来,每周大概有两三次,我白天上班,晚上演出。那段时间,我遇到了很多日本年轻的音乐人,比如汤川潮音、福原希己江还有“羊毛和花”乐队。他们让我印象最深的是,面对生活的平和,没有特别多的愤怒和悲苦,而是用心去关注看上去并不起眼的东西。福原希己江做了一张专辑叫《好吃的歌》,里面每一首歌都和食物有关,童趣十足;“羊毛和花”乐队则用他们清新、自然的方式翻唱了很多欧美的经典歌曲。
  跟他们的接触一下子打开了我的视野,也让我更明确了创作方向。目前,国内的演出场所大部分是为了商业目的,而在日本,受众的细分更加明确,有大型的演唱会,有热闹的摇滚现场,也有很多小型的音乐咖啡馆,人们来这里就是为了音乐,点上一杯饮料,然后安安静静地聆听。音乐人和听众也已经建立了很好的互动关系,听众有明确的喜好,不会盲从。
  记者:《晴日共剪窗》之后,您推出第二张创作专辑《诗遇上歌》。其中的作品,是将诗谱上旋律,其中既有中国诗人的作品,也有日本、土耳其诗人的,还包括旅日诗人、翻译家田原的日文诗歌《枯れ木》。您选择这些诗歌的标准是怎样的呢?
  程璧:我是到日本之后才开始大量、系统地阅读现代诗歌的。后来认识了田原,他给了我很多阅读上的建议,还热心地把很多诗人介绍给我。像北岛到日本演讲的时候,正好去的是田原所任教的大学,那个时候我已经把北岛的诗作《一切》谱上了曲,就到现场用尤克里里伴奏,把歌唱给他听。他很喜欢,回国后还帮我想好了专辑的名字——诗遇上歌。而日本诗人谷川俊太郎,也是通过田原的引荐,田原是他的中文译者。我非常喜欢他的《春的临终》,虽然已经80多岁了,但他对生活却有像孩子一样单纯、澄澈的感悟,因此专辑中我也把这首诗收了进来。
  其实我并没有刻意选择哪一位诗人,或者哪一首诗来谱曲。只是看到某一句时,会有所触动,一段旋律就隐隐约约地出来了,我就马上记下来,之后再慢慢打磨。诗与我,好像是一个互相选择与被选择的关系。比如土耳其诗人塔朗吉的《火车》,初读这首诗是在初春时节。提到“火车”这个意象,对于我们来说,似乎更有一种别样的意味。每年的春天,无数人踏上火车,从远方到家,再从家到远方。因此它早已不只是交通工具,还代表着亲情、离别与思念。诗中有一句:“为什么,我不该挥舞手巾,乘客多少都跟我有亲”,读到这里我不禁心头一热。人们常常因为利益、民族或者信仰的不同而争执不休,可诗人以更广阔的胸怀,提醒那些因现实纠葛而变得盲目的人,记得仁爱与包容,即便只是陌路,也可以送上一句祝福——“去吧,但愿你一路平安,桥都坚固,隧道都光明。”另外,关于诗作版权的问题,因为塔朗吉已经过世,所以版权自由。其他的诗人,则是通过口头或者书面的形式,授权给我的。
  记者:新专辑《我想和你虚度时光》中,与中日音乐人合作的《冲绳民谣》给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能否请您谈谈,这首歌具体的创作过程?
  程璧:《我想和你虚度时光》整张专辑都是由民谣音乐人莫西子诗担任制作人。《诗遇上歌》偏重文学性,而在新专辑中,我想从音乐上有所突破。《冲绳民谣》这首歌是由日本音乐人沟吕木奏先写出旋律,他用古典吉他模仿冲绳音乐中最常用到的乐器三味线。之后我为曲填词,带回国内,交由莫西子诗配器编曲。当时我的直觉是,莫西子诗来自大凉山,跟冲绳一样,都有着美丽而自由的环境,所以,音乐上一定有很棒的碰撞。
  事实证明我的预感没有错,莫西子诗最厉害的一点是,什么乐器他拿起来就能玩儿,根本不会被所谓的乐理或者技法束缚,而不同的乐器在他的手中又能焕发最特别的味道。 《冲绳民谣》从乐器的选择上,除了吉他和大提琴,还加入了简单而富有东方韵味的元素,像风铃与尺八。风铃是日常生活中的寻常物件,当岛上的海风吹过房檐,还没进到屋内,风铃已经叮当作响。即便是炎热的夏日,听到这清脆的声响也会觉得凉爽。乐曲开头用两声风铃引入,时节和场景,交由听者想象。尺八发源于我国东汉时期,隋唐成为宫廷乐器,后传入日本。如今尺八在我国早已失传,而在日本,它却因为独特的漏气音和不规律性,恰好符合禅宗艺术“枯淡简素,一期一会”的审美要求,于是便像花道与茶道一样,被广为流传。
  记者:近期您在不同城市进行巡演,过程中有哪些感想?另外,在日本进行现场演出时,对于您演唱的中文歌曲,观众有怎样的反馈?
  程璧:我的创作不是学院派出身,而是任性、自由的。我只是想传达对音乐、对美的看法,并没有考虑市场的反响。现在诗歌慢慢走回大众视野,人们对民谣的热情也空前高涨,恰好我的音乐就被大家接受了。巡演的过程中,跟听众交流,也促使我想了很多。比如一个女孩儿问我,在你的作品里我听到的都是美好的东西,但生活中其实也有苦涩,甚至龌龊,是你刻意回避这些吗?我回答她,谁都会经历不愉快、不顺利,但我想通过音乐带给大家更多温暖和希望。毕竟,唱痛苦的歌太多了。
  在日本演出的时候,起初我也担心过语言的问题。但是演过几场之后,日本的听众都跟我说,原来年轻的中国音乐人唱的歌是这样的,中文发音也很好听,他们觉得非常新鲜。之前他们对中国音乐的发展非常不了解,在日本做音乐的中国年轻人更是几乎没有。
  记者:您曾经做过设计师,现在从事音乐创作,那对于未来会有怎样的打算?工作的重心准备放在哪方面?
  程璧:目前的工作重心会放在音乐上,稳扎稳打地每年做一张新专辑,我也想与小河、“野孩子”乐队这样的民谣音乐人合作。未来,希望能做一个艺术工作室,有关音乐、文字和设计,与其说被定义为“设计师”或者“音乐人”,我更希望做一名“东方美学的实践者”,用具象的艺术形式表达我的美学实践。
ZGYCGC 歌词
sue1010 发表于 2017-6-3 11: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谢谢楼主发布啊
ZGYCGC 歌词
高级模式 自动排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原创原创网 ( 鄂ICP备13005321号 )

GMT+8, 2019-11-13 03:48 , Processed in 1.135742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ZGHIFI! X3.3

© 2017 Whjfc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